读佛以对红颜,老死槽枥_美学家资讯_雅昌情报

日期:2020-05-01编辑作者:澳门新葡亰官网

我总是画得很糟糕在这里也暂且抬出毕加索的口头禅以示标榜,这句话常使一些人不解其意,一位画家,尤其是那些另有追求的画家,总是在不断地否定自已,可谓是一种人的道路。 那么,我的画糟糕在哪里?是板?是死?是结?是东洋花布? 於是,在几番死去活来的、劳心于刻画而自毁的挣扎中、在一块块板板的夹缝中拚出一线光明? 於是,总想让一些死灰复燃?把一些老套路、劣根之类的玩意儿刻意求工的再搬进画面? 於是,在退而结网中又把自已死死束缚在茧子里,这些生就的惰性情结常常把一些蠢蠢欲动的勃起和潜意识都给淹没了,而那条结了很多死疙瘩的绳索,依然恋恋不舍地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东洋花布?那东洋花布的图案中所固有的一点神秘感和脂粉气不也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微微带点凄婉的美?历来那些出国学子中,从郁达夫到徐志摩再到鲁迅其胞兄周作人辈是否都曾在这些歌午伎的怀抱中竟日以时? 而我只是在这一点点哀愁中去追求一些淡淡地、鲜艳而又滋润的色彩效果罢了。自然,有点象花布,多了点儿平面构成,少了点儿笔墨张力,难成大器。 那么,很多具备未雨绸缪的夫子在艳阳天里也带把雨伞去散步时,我们却在南海人陈永锵君安排的一辆大篷车中把雨伞给丢了,而南国的雨水常常在西礁山中把我们从头到脚浇个透湿才告罢休。於是,当在舟车劳顿之后又下榻厦门大学时,才不得不在校门口买了把雨伞。 这是什么临渴掘井?难道其中三昧也有参禅的意义?这令我常常在背水一战中,死而复生的生计里鬓发渐白而衣带渐宽终不悔吗?即使死了,也常常感悟了己经走到了应该走到的尽头?忍耐到不能再忍耐的时候?就是突变、蜕变或衰变的到来这也是一种人的丑陋或物性使然?去引导着你也衰年变法? 因为,但掘得水,便也新生;掘不得水,渴死在井边,总也比那些至尊者连镢头也不想拿的家伙要强百倍尤其在这个桂冠轻赠的年代里,在人人为争头衔而面面相觑的时候。更不必讲在西安古城的市井中、乃至北京钓鱼台的那些常常自称其为世界级画家的噱头们!尤其在高手如林中能以脱颖而出的作品已经是少之又少的今天。因为,常常是你画的越多,面临的挑战就越大。那么,一旦蜕壳而出、蝶变成仙了,还是在重塑江山之后喝点小酒、睡个美人、如此这般糊涂着找乐去罢。俺非细人,亦不似行春风细细,坐淹然百媚那般讨权贵喜欢,画虽生杀而又不乏色胆包天,本乃齐东郊野之人也!一箇粗人、俗人而己,故多年来未敢造次中国的大雅之堂,惭愧,惭愧。 所以,至今我还是画坛上的一个生手,即便己老之将至、行将就木了。

  对陕西美术界来说,早在多年前,张杲先生就以极富挑战和反叛的个性及绘画形式,引起画坛的关注。他讲究修辞,饱含激情,离经叛道和难以归类,是一个不受传统道德羁绊约束的人。因了这样的性格,他受到了老师石鲁的批评,说他的画死、板、结,是东洋花布。其实,那个时代,能拥有东洋花布,是件非常幸福的事。当时东洋花布紧俏,普通人很少能买到。所以,不知石鲁的批评是褒是贬。但是,从石鲁赋予创新的个性,可以说他还是肯定张杲的,因为石鲁先生还说过他的画:艳而不俗,难得。张杲在坚持中不断拓展,对花鸟与人体在构图上的结合,默默探索。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张杲就以《夏娃》(1974)、《西山殉情女》(1984)、《不辞常作岭南人》(1987)等作品,在人体及花鸟的结合上,有了他的笔墨雏形,不过那个时候,他是把人物画上去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合成上去的。如今,他却用现代科技pk传统绘画,强调人体在画面上的构成,以刺激香艳的裸女,铺展开自己艺术的又一春,这些看似普罗艺术的作品,可谓理趣深远,非浅学得窥堂奥。  在花鸟画上,他沿袭了一贯的审美格调,笔墨仍然是传统的笔墨,但是加入的人体,却使他在离经叛道上,迈出了更大的一步。他把裸女穿插在画面中,以画面构成的开合起承,使美女在画面具有了占据主导的地位,从而用香草美人,解构了传统花鸟画的意识形态,而以极富视觉冲击的画面,建构了自己的新格局。  这香艳的美女,是张杲用pc的手段,在宣纸上制作出来,然后依着美女的体态特征,在美女的周围辅以各种各样构图的花草,来展示出一种另类的意境和新的形式,这种形式至今看来,还是新颖的,大胆的,容易招惹非议。但是面对美人,张杲却在念着心经,写着金刚经,他的花卉人体系列,几乎每幅画面上的落款,都是佛经谒语,有人可能会说他口里念经,心中咥活,但这却是他至诚的表现。因为在我看来,他是心口如一的,心口如一的真小人总比心口不一的伪君子更加的让人喜爱。但他既不是伪君子,也不是真小人,而是张杲自己。所以,他才能在不断的艺术探索中,寻找到传统笔墨和当代绘画语境结合的钥匙,寻找到走向反叛之路和继承传统之路的捷径。  今天,张杲用电脑pc出的人体画,却以一种新的形式,突出了视觉效果,但是却对传统进行了反叛。这也许是他的真诚,使他对传统道德的虚伪进行的解构。也或许是他对自然之美和人体之美,在造物面前的一种认同。他想表现人类的情欲和自然的天性是一样的,想说明人类的欲望是天性,是自然生成的,而自然也具有对美追求的欲望。  他的花卉人体,抑或说是后pc时代之绘画,在不断的诟病中,进入读者视野。使人们认识到他的香草美人,是电脑与国画合成的结果,这是一种新技法,也是一个视觉上的革命。多年前,张杲从西方讲学归来。西方的开放在当时被认为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张杲却带着新的观念回来了。那时,人们对光屁股模特和人体写真,是眼里喜欢心里痒痒但是嘴里却在声讨的东西。作为张杲来说,想从古人名士那里沿袭下来,在美女身上做做文章,那是不被世俗接受的。但是,张杲是真诚的,也是虔诚的,他一直在追求心灵的绝对自由和身体的无拘无束,一直在刻意打破规则的范畴内寻找自己的精神栖居。他渴望打破旧的秩序,建立新的秩序,渴望建构新的审美,淘汰传统糟粕。这些先进的从西方带回来的意识,首先在他身边的朋友就无法接受,因此,他以花鸟pk美人,以新意识反叛传统,却在人们羡慕的目光中,遭到唾骂。因而张杲寂寞,寂寞中隐入深山,在经营自己新家园的建设中,消磨自己。  这种宁静的透明状态作为一种无声的机制,一种不加评注的行动,一种活在当下的知识,提供给你一个庞大而静止的构成物(书卷、绘画和他的不停营造的园林)。这在当代中国,将是一个使历史陷入既得以成立又受谴责的悲剧性话题,因为在常人眼里,一向当做常识接受下来的东西其实是错的,比如权力在今天己不是掌握在少数多行不义的统治者手中,而是成为一种在运作中的各种力量的关系,所以中国的贪官才成群结队的这么多,所以一直是个悲剧性话题。  因此,他富有众多冲击力的思想主题和激烈地批判现代的理性话语,使他在当代画坛受到批判。但这离经叛道的经历和心灵历程,使他做任何事都充满对各种体验的迷恋,这反而又成就了他。所以他说:他对快乐的追求就像特罗佛尼乌斯一样快活地活了六天,第七天就死去。而从死亡中感受快乐的人并不多,在体会他们精神世界的凄美与崇高的同时也看到其心颇古。  张杲耿介、怪僻,不与流俗,他惹人非议,只因他的真诚、率真。但当一个人的独立思考和个人创见受到媚俗作品的严重危协时,他的审美却在这种不与流俗与率真下,有了新的拓进。他创造了自己独具个性的画风,开辟了后pc时代之绘画,又一次成为人们所关注的焦点。  张杲来了,带着他的香草美人,和他那生就了怜花惜玉的命相,要对这个城市进行一番洗礼了。我不由想到耶稣,想到受洗的人们渴望的眼光,但是,张杲香草美人的出现,是否可以改观美术家们心中既定的模式,这还是个未知数。但是,既然来了,就要有迎战的姿态。因此,在应战的过程中,我先针对他香草美人的艺术审美,做一下深刻的检视。  首先,花卉人体系列暨后pc时代之绘画,是一种新的绘画形式,是在传统笔墨的照应下,加入美人这个概念,使美人在花鸟画的范畴,也即花鸟与人体在新的媒介即电脑上,相互交融,有了参照对比。其二,花卉人体系列是一种观念的革命,即画家借鉴西方绘画人体之美,对传统中国儒家文化进行的心灵反叛,让传统的含蓄之美在新的视觉观中消亡,让时代之风尚凸显出时代的意义。其三,香草美人更是一种精神,画家在用自己的创新,对人的潜意世界,即人内心的阴暗进行解剖,以使人们的意识从晦暗走向光明。其四,画家在以有欲消解无欲,以无欲对抗有欲,使心灵对新审美的一种重构。在这里,他花鸟的笔墨,是旧传统,而香喷喷的美人,是新意识。新的意识,旧的笔墨,在现代与传统的融合中,以对人类自我精神深层次的关照,或者说是对人自我欲望(情欲)的关照,进行了精神的拷问,从而让现代和传统在他的画中交汇,也在人性的基础上,以一种隐喻和象征,表明了自己的艺术立场。其五,是画家有意的突出视觉效果,应对传统,并在精神上对传统以反叛,从而表现出人类的情欲和自然的天性是一样的,并说明人类的欲望是天性,是自然生成的,从这点看,中国明代画家唐伯虎和仇瑛的春宫画即可看到张杲这些现代春宫的端倪当在十年前(2002年)张杲於书院门的关中书院对面恢复一间唯一由石鲁生前题识的《长安国画学会》时,也同时准备成立一个中国春宫画研究会并申报省文化厅研究批复,却遭到某厅长的如此回答:你还让我当不当这个厅长?这一下,老呆子无语了。  如果从人性的角度观照张杲的画,香草美人是所有雄性动物最钟爱的东西,在人类的精神世界中,香草美人构成了雄性生活的动力,是雄性物质在精神和创造的世界中,具有了征服心。如果没有征服的欲望,那么,社会的原动力便会削弱。因此,张杲的绘画,旨在解构传统视觉世界中的虚伪,而在建构新的视觉审美,使这种新的审美成为一种符合人类本性的媒介。  因此,他紧紧把握住了肉体与人性在冲突中的矛盾,肉体与自然的关系,疯狂地破坏与修复天意中的美学关系,思索与欲望有关的一切程序,在人性复杂的层面让美倾泻。从而化解原罪,从欲望丛生的黑暗中勾勒出生命的菩提。对美的渴求化为对美的需要,对美的需要化为对艺术的尊重。在张杲的尝试性作品中,以人体作为绘画的一种元素,直接建构在西方的果上,以此对应时代,使有欲、色欲、原欲尽情释放。  时代是流动的,不是停滞的,地球在现代仿佛成为一个大村落,这与张杲心中的艺术理想合栖。他让东方传统中的唯美与西方思维在某个角度发生碰撞,让西方种木与东方土壤,在现代思维的树干上发散枝叶,从性意识及性体验中汲取养分,把东方思维幻化为美的自由,随着心境化变自己的色彩。因为在人的视觉中,美是自由自在的,没有观点,也没有自我,她只是人这个物质,对物象主观心态下的一个认知。由此引发的各种讨论,也在千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引发了多种多样的主义。因此,在美学家的眼中,千百年来,古典、现代、批评、现实、唯美、抽象、象征等各种主义名词,盛行在不同国度不同的美学家的眼里,并由此约定成俗,使美有了定义。  而张杲绘画之美,也在他所建构的张杲与后pc时代之绘画中,开辟出新的蹊径,形成自己的艺术形式,为新时代的画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因而,对他的审美加以界定,就可以发现在花鸟这只老坛里面,美人的新酒期期然走出,散发出一路馨香,通达到人们的眼底和心灵!  文化中国 2011-05-01 22:47:54  张老师,就是这些问题,希望您尽快回复。对了,还有那个稿子,也希望尽快提出修改意见  文化中国 2011-05-01 22:45:40  张老师,您好!下午参加了一个活动,回来已经十点多,我现就一些问题给你发过去,你在这一两天能否给我回复:  1,问:您是石鲁的学生,对老师的记忆非常深刻,对那个时代的记忆也非常深刻,请您谈谈石鲁和他所创造的长安画派及长安画派的一些逸闻趣事。还有长安画派的前生和当时的状况到底如何?  2,问:对这次进京展,您有什么看法?  3,问:对长安精神,您怎样理解?  4,问:您对陕西画坛怎样评价,怎样看待我省的中青年花鸟画家?  5,问:这次进京展旨在彰显长安精神,中国气派,用花鸟画怎样的去彰显长安精神,中国气派?  6,问:请您谈谈当代花鸟画的现状和未来?  7,问:请您从大的方面谈谈中国画发展的趋势和未来?  8,问:你对历史上的花鸟画有怎样的理解,对历史上的那个画家更加崇拜一些?  9,问:能否简单谈谈你自己的生活和创作。  请您谈谈陕西画坛在全国的地位。  答:  1问:您是石鲁的学生,对老师的记忆非常深刻,对那个时代的记忆也非常深刻,请您谈谈石鲁和他所创造的长安画派及长安画派的一些逸闻趣事。还有长安画派的前生和当时的状况到底如何?  答:只有石鲁才是长安画派的灵魂,长安画派的开始只能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算起,在这个时期之前,压根就从未有过任何长安画派!这个曾是贬义词的长安画派,虽然历尽磨难,但石鲁独领风骚二十年,六十年代初的进京展被北京保守派骂为野怪乱黑,在那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并没有人敢站出来为长安画派呐喊抗争,因为长安画派正如同当年马蒂斯在巴黎被骂作野兽派一样而并非自封画派,因为那时的长安画派只是一顶用荆棘编织的桂冠,任何一个敢於站出来戴它的人都会血流满面,当时身为西安美协分会主席的石鲁只有站出来为这次艺术探索抗争:黑是黑了,但要黑到惊心动魄处(石鲁原话),这是只有开宗立派的旗手和生杀而倔强的辅国之才能以举大纛而西指,从此雄立华夏,自古以来智者无派君子不党,所有立党立派者不过是小智小私而已,今天世界上所有执政党的腐败私已行为己经充分说明人类的人性中皆有丑恶和污点。而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石鲁从未自封自已是长安画派,这种以无为胜有为的胸怀是任何他人不可企及的。至於长安画派的前生和当时的状况到底如何?现在说出来有点太早,等下一代人出生后再回答罢。  2问:对这次进京展,您有什么看法?  答:事隔五十年,不管是否自称或他称是曾在石鲁身边的弟子也罢还是一些在特定历史时期内曾经喊过打倒石鲁的人也罢,今天虽己小有建树,但在这里展出的作品也和当年一样只是一批尝试性作品而已,至於过去曾经喊过打倒今天又标榜自已是长安画派者,那只是有点鸵鸟式的滑稽罢了,至於这些作品能否在历史上留得下来,还待后人评说  3问:对长安精神,您怎样理解?  答:长安精神,提出点很明朗,但过於宽泛,凡在陕西长安的任何企事业单位都可喊这个口号,都可以长安精神去作任何事,但如何用长安精神打好文化产业这张牌,里面可大有文章可作。  4问:您对陕西画坛怎样评价,怎样看待我省的中青年花鸟画家?  答:陕西画坛一直缺乏一种理性求是的学术氛围和绅士精神,学术腐败严重,不好。中青年画家的文化根基先天不足,后天环境又盲从者太多,更缺乏一种在书斋生活中博闻强记和独立思考的良好习惯,反倒是抱团划圈自立山头者众,假以成百成千的画院协会之类的名义成立,不搞学术只搞邦派的歪风邪气甚嚣尘上,这与文化监管不力以及外行管内行的多年落后体制有关,陕西乃至全国的人文精神堪忧,这是在学术腐败的大背景下谈及下一代画家应有的清醒头脑,不要再被盛世的表象所迷惑。  5问:这次进京展旨在彰显长安精神,中国气派,用花鸟画怎样的去彰显长安精神,中国气派?  答:花鸟画不是彰显长安精神或中国气派的强心针或短时效应剂,但唯有花鸟画是最具备中国艺术魅力的涵养功夫来彰显长安精神的华采,来诠释长安精神的千载寂寥,明代大家陈老莲批评当时画风为不戴唐流、不着宋源应在五百年后引起大家注意,可喜的是凡坚持长安画派艺术主张的画家们都还守住了这一底线。  6-7问:请您谈谈当代花鸟画的现状和未来?  问:请您从大的方面谈谈中国画发展的趋势和未来?  答:这个题目太大,不是片言只字能谈透彻的,至於中国画的方向决不是今天这种受西方藏家玩家制约摆布的可怜相,也不是那些暴发户企业家追捧的低俗品味充斥市场,而以西安为中轴线的汉唐遗风将会遍布大江南北,中国画早就该朔本正源了,而长安精神画展的巡迥出现,其深远意义正在於此,我们尽管自谦作品不够成熟,甚至有些作品带有历史局限性,但他们为民族复兴的雄健步伐所鼓午(邵大箴语)的感召力和一致性的审美追求宏大、纯朴、浑厚、刚强、以及盛唐风韵的绚丽多采,这将具有高屋建瓴般的引导意义,唯有在汉唐遗风中具备的居高临下,不可阻遏之势破竹而来,中国画的终极追求和中正之路才会蔚然成风,这决不是任何旁门左道可以同日而语的,至於中华当代文化与文明深度是否会在2030年中国被肢解(军事家戴畅断言)前能够振兴,这要看决策者和国人的共同智慧和际遇了。  8问:你对历史上的花鸟画有怎样的理解,对历史上的那个画家更加崇拜一些?  答:历史上的花鸟画首推南唐徐熙的装堂花落墨花,可谓丛艳叠石,旁出药苗,位置端庄,骈罗整肃这也是素有野逸之谓的中国花鸟画鼻祖。这些花鸟画之所以能够千载寂寥,披图可鉴正是在於它的非政治性,而洗出徐熙落墨花更是中国花鸟画的始作俑者〈注〉,而老呆子的东洋花布八条屏,也只是这种装堂花的后续之作而已。  〈注〉:学者们认为是《图画见闻志》中记载的装堂花或铺殿花。江南徐熙辈,有于双缣幅素上画丛艳叠石,旁出药苗,杂以禽鸟蜂蝉之妙,乃是供李主宫中挂设之具,谓之铺殿花。次曰装堂花,意在位置端庄,骈罗整肃,多不取生意自然之态,故观者往往不甚采鉴。查《宣和画谱》所录徐熙画目,有装堂花五幅。可见,徐熙在野逸的画风之外,还有相当装饰性的一种画风,即是所谓的铺殿花和装堂花。而铺殿或装堂,应是指装点厅堂居室,徐熙的这类绘画本是用于宫中挂设,而经过历史的发展,到辽代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了,这与近代美国路易斯沙利文(LouisSullivan,1856-1924)提出的一个着名的理论:功能决定形式不谋而合。  9问:能否简单谈谈你自己的生活和创作。  请您谈谈陕西画坛在全国的地位。  答:个人免谈,陕西画坛在全国的地位是实力有,宣传差,这是有目共睹的,但王西京来了后,只要创作机制能够正常运转应当纳入国际上的运作机制是有偿运转而不是今天的无偿运转,也许这一切在全国的格局将会有改变,有可能某一天会在世界一流的连锁的古根汉美术馆(Solomon Guggenheim Museum)巡迥亮相,就象让没落的西班牙毕尔包奇迹般的起死回生一样充满生机,让长安精神的杰出画家带有跨国性和全球化意识,去向曾在泰坦尼克号上不幸丧生了父亲的佩吉.古根汉致意,这点胸怀应该是不难的。

一九八七年十月游两广江沪途中日记二零零一年九月二次稿於未央湖畔

本文由www.67777.com发布于澳门新葡亰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佛以对红颜,老死槽枥_美学家资讯_雅昌情报

关键词: www.67777.co

笔墨精气神儿,笔墨精气神_画画大教师的天资讯

受访者:崔振宽 时间:2013年7月11日15:30-19:00 采访者:田庄 位置:布里斯托北大街宏府大厦崔振宽画室 时间:20...

详细>>

旧王孙溥心畲好玩的事_歌唱家资源音讯_雅昌情报

溥心畬一生经历并不复杂,在艺术创作上,却有许多独到之处。很重要的一项便是溥心畬对书画用笔非常讲究。启功先生...

详细>>

解读两高告诉

汪国新委员和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油画家刘宇一亲切交流 摘要:3月10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

详细>>

走马岭南【澳门新葡亰官网】,书法进万家

5月3日早上迈阿密军区政府治部群众工作局参谋长吉林省书墨家协会副主席,盛名军事书法家丘仕坤在承德市文学音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