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今世摄影代表职员靳尚谊澳

日期:2019-07-13编辑作者:澳门新葡亰官网

范昕/文

主持人:靳老师,欢迎您今天来到雅昌艺术网。

澳门新葡亰官网 1

澳门新葡亰官网 2

我们想就马克西莫夫来华50周年这个方面以及中国油画教育、以及油画百年这三个专题想对您做一个专访。

​图说:靳尚谊 网络图

​“时代在变,人在变,但艺术的基本原则是不变的。就像我们中国画始终坚守着线描笔墨的原则,变的是个人。艺术谈创新之前,首先要谈传承。我越来越认识到各艺术门类基础的重要性。基础决定着艺术之本,这是水平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在您参加马训班之前您的作品我们很难见到,能不能介绍您参加马训班之前的一些创作?

靳尚谊,1934年12月生于河南焦作,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院绘画系,曾任中国美协主席、中央美院院长。他的《塔吉克新娘》《青年歌手》《瞿秋白》《医生肖像》《画家》《晚年黄宾虹》等作品成为中国当代油画的代表,得到了广泛传播。其艺术实践和主张,在1980年代中期以来,影响了我国一大批油画家向古典主义吸收营养的热潮。

嘉宾:靳尚谊(艺术家,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靳尚谊:应该说马训班之前我没有画过油画,画的主要是素描。素描大多是习作,现在也很难找到了,我自己都没有保留。原来留在学校有几张,最近我去油画系查也都丢了。

一幅《塔吉克新娘》,被美术界誉为中国 “新古典主义”油画的开山之作……80多岁高龄的靳尚谊身上,始终保持着一个画家的朴素姿态和对绘画的饱满热忱。“师坛锦瑟——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在中华艺术宫举行,昨晚,我国当代油画代表人物之一,靳尚谊在参加论坛之余接受了新民晚报的专访,他对于中国美术院校的教育现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靳尚谊认为,近5年来,“国际化”的观念艺术在美术院校教育中的影响过于巨大,几乎所有的专业都出现了搞装置艺术的现象,因而模糊了专业界限。尤其是油画专业,中国油画本源自西方,基础不佳,近年来的发展更是从现实主义绘画跳过了现代主义,直接进入了观念艺术,“美术教育应该回归夯实基础之路。”

采访:范昕

我的油画应该是由马训班开始的。

1949年,15岁的靳尚谊报考北平国立艺专,本科毕业后又考入美院研究生班,虽然已经是研究生了,但靳尚谊却没有真正学过油画。1955年靳尚谊考入文化部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油画训练班,担任教师的是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1957年他正式创作油画,第一幅油画作品就是《登上慕士塔格峰》,这是他在中央美术学院培训班学习时的毕业创作。但是直到1979年,改革开放之后,他首次走出国门,直面那些三十年来只能根据印刷品模模糊糊揣摩的绘画大师真迹,这才明白,讲多少理论都抵不上面对一件原作。他将自己的油画作品与西方原作对比,才觉得自己的水平远远不够。这无关作品的主题和内容,是基础问题中的造型问题没有解决。“国内许多人都认为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都认为自己画得很好,我就是其中一员。如果不看西方原作,根本没办法发现这个问题仍旧存在。”

多元的样式,各异的风格,丰富的题材……改革开放40年以来,国内的美术创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中国美术当下的突破点应该在哪里?在靳尚谊先生看来,中国美术越是在蓬勃发展的状态下,越是需要一些“冷思考”。

主持人:我们知道,马训班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考的,而是推荐应试的,您是怎么被推荐考到马训班的,您考这个班之前对马克西莫夫有什么了解吗?

靳尚谊遍览各大美术馆、博物馆,在巨匠名作前,更感知自己油画作品的单薄和不丰富,也感知到如今国内的美术院校教育对于基础的失落。因此,靳尚谊这一辈的艺术家观点鲜明地重视基础:“我体会油画是画三笔就有一种感觉,特别累。一直到现在我仍在研究基础,基础不好的话水平不会高。画画是一种能力,不仅是能力,而且是修养,是对于造型的修养,对于色彩的修养。”

范昕:今天的美术创作拓展出了不少新兴门类。你如何看待当下的这些创作,尤其是年轻人的创作?

靳尚谊:马训班是培养油画师资的一个班,所以都是从各艺术院校学油画老师里头推荐的,推荐上来以后进行考试,考取了以后进入马训班学习。

靳尚谊在二十世纪后半叶这个中国社会变革与变化最为迅速的时代,不断深化着关于“人的主题”的感怀与思考,也不断在塑造的艺术形象中注入时代的特征,从而使他的肖像作品不仅是他个人心路历程的印记,也反映着亲历历史者的感怀,由此,他对于近来由国内各大美院毕业生所绘人物群像要求更为严格。“画人物肖像,参考照片是可以画得准确,但是光的美却无法表现,而这只有从写生中才能体会。多人物的情节性绘画尺幅越画越大,但是,画大画,应该先定题材小稿,之后再画成素描小稿确定如何表达主题。每一个人物都需要通过素描写生和色彩写生,最后才能放大,搬到画面上。”

靳尚谊:近十年尤其是近五年,美术教育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于原来传统的画作形成了很大的冲击。今年我去看美院的毕业展,发现每个系、每个专业除了本专业特点保留以外,不约而同玩起了装置,油画有装置,版画有装置,雕塑的装置最多。装置,是当代艺术的一种,格外注重观念。这似乎意味着,专业各自的特点开始模糊了,没有区分度了。我觉得这是我们当下美术教育需要警惕的现象。

主持人:考试之前对马克西莫夫有什么了解呢?

近日,习总书记给中央美院八位老教授的回信中就做好美育工作、弘扬中华美育精神提出了殷切期望。作为八位教授之一,靳尚谊解释,美育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中小学的音乐美术课是从小培养的基础课程;另一方面,艺术院校包括绘画雕塑等专业,是为了创作好的作品给群众看,提高群众的欣赏水平。“基础问题代表艺术水平。我就是接替老一辈艺术家,努力为中国的油画事业打下深厚的基础。”(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范昕:你认为这种现象暴露出了什么样的问题?

靳尚谊:考试之前对他基本是不了解的,但是很偶然的机会在1954年有一个苏联美展,那个美展是我第一次见到大规模的欧洲油画。很多学校的年轻人到那里去临摹,我选了一张苏联科学院院士的肖像,这张就是他的作品,除此之外对他都不了解。

精彩对话——

靳尚谊:就说我最熟悉的油画。我们现在的油画,风格多样化,题材处理很丰富,但很多作品其实基础是有问题的。看到注重观念的当代艺术现在很流行,不少油画系的学生基础还没打扎实,就奔着“创新”的当代艺术而去,认为传统的油画没辙了。其实,观念艺术是观念艺术,这个品种和油画没有关系。油画是外来画种,中国的油画发展至今也就100年出头,我们的油画从现实主义直接进入当代艺术、观念艺术,跨越了西方所经历的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印象派与现代主义阶段,落下的硬伤不少。

主持人:你们考马训班之前是不是要进行一些准备呢?有面试吗?

新民晚报:如何看待艺术中的传承与创新问题?

很多年前,我到德国一所知名的美术学院访问,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的素描教学现在有什么发展?”“能有什么发展?跟200年前一样!素描教学的原则永远不变,变的是风格。”当时,对方的回答让我愣住了。

靳尚谊:学校推荐要考试但是没有做什么特别准备,主要是政治课、文化课,包括美术史和美术概论。另外就是考素描。面试一下很简单。

靳尚谊:艺术在谈创新之前,首先要谈传承。

时代在变,人在变,但艺术的基本原则是不变的。就像我们中国画始终坚守着线描笔墨的原则,变的是个人。

主持人:您进入马训班之前素描画得挺很好了,进入马训班之后马克西莫夫也教素描的东西,这和您之前的学习有没有什么冲突?

新民晚报:多年美术教育一直强调素描基础,是不是有所改变?

艺术谈创新之前,首先要谈传承。我越来越认识到各艺术门类基础的重要性。基础决定着艺术之本,这是水平的问题。风格显示着差别,那是口味的问题。现在的学生画素描,不是靠实地写生,而是靠拍下来的照片。这样的图像很接近肉眼看到的,但与肉眼看到的依然不一样。油画的美,是从真实中提炼出来的。比如它的造型美,是因为有体积空间,那是一种厚重的、富于层次的美;它的色彩美,是因为这些颜色是事物在不同光照条件下的呈现。学油画,最重要的便是懂得油画之美从何而来。其实,这种美就是从写生中来。

靳尚谊:是不存在冲突的。

靳尚谊:素描教学的原则永远不变,变的是风格。

范昕:学油画出身的你,为何近几年常常强调,中国画极其重要,并且以后会越来越重要?

因为我以前在中央美院学习素描的,那些老师是由法国留学回来的老师教的学生教我们的,是间接由法国来的。

新民晚报:现在很多学生乃至画家画肖像都依赖画照片,您怎么看?

靳尚谊:油画是写实的画种。照相、影像、电脑图像等技术的相继出现,威胁到了它的生存。这也是为什么有很长一段时间油画在西方有些衰落,转而投身装置艺术、观念艺术的人不在少数。但中国画不受这样的影响。中国画是写意的,表现力很强,这个画法是很有生命力的。

这次由苏联来的。俄罗斯、法国包括德国,他们的传统全是由意大利传过来的,所以他们的传统是一个不是好多个。

靳尚谊:油画的美,来自真实。体积空间、不同光线下表现出的色彩,这些必须靠写生。

这几十年,我和欧洲的很多大画家交流,发现不少人都特别喜欢中国画。他们本以为油画到了抽象便无路可走,猛然看见中国的水墨画,像是看见了往前一步的方向。我认为把中国画发展好、推出去极其重要。当然,中国画走出去并不容易,要让西方大众接受、欣赏中国画,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

因此跟法国人留学回来学好或者到法国学也好,跟苏联学的也好,实际上学的都是一个东西,素描的原则、色彩的原则是同一个,不是有冲突,而是补充了我原来学习的不足。

新民晚报:您是学油画的,如何看待油画与中国画在今后的发展?

范昕: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你如何看待这种美感的培养?

主持人:请您谈一下毕业创作吧?

靳尚谊:油画重在写实,中国画重在写意,写实因为照相技术的发展而衰落,写意流传千年具有极强的生命力。油画源自西方,中国画让西方人理解需要时日,走出去都不易。

靳尚谊:美术教育,一方面是专业教育,一方面是基础性的教育。这是需要从小培养的,包括绘画、雕塑、音乐、戏剧等方方面面,让人们通过多接触优秀的作品,学会欣赏这些美的事物,自然而然提高审美水平。

靳尚谊:我的毕业创作作品是《登上慕士塔格峰》。

毕业创作题材都是每个人自己选择的,我开始选择的是毛主席视察黄河,当时修三门峡水库,我到了那里去深入生活收集了很多资料搞构图,但是搞了很多构图画得不好。马克西莫夫认为画得不够理想,所以他就建议我画另外一个题材。

当时我们国家的第一次登山就是去登慕士塔格峰,苏联的登山队帮助我们一块去登山,组成了中苏混合登山队。登山队刚登成功回来了,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到北京他们驻扎、修养的地方给他们做了一个访问,了解了整个登山队的情况,而且给他们画了很多素描,回来根据这个我构图了这幅毕业创作,马克西莫夫看了这个之后觉得好就定下来了。

主持人:您的这幅作品展出之后大家有没有什么评价?

靳尚谊:展出之后总的来讲还可以,但是不是最好的。

主持人:当时公认的最好的作品是谁的?

靳尚谊:马克西莫夫比较喜欢的是汪诚一的《信》、侯一民的《地下工作者》、还有詹建俊的《起家》这三张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当时社会上对于这次展览有什么评价吗?

靳尚谊:展出后朱德委员长也来看了,这一次的展览作品大概一共就是19张、20张油画,当然还有一些素材,一批多人物的油画在中国之前非常少出现。

这个展览在社会上产生很大的反响,因为以前没有或者很少有这种创作作品展。多人物的现实主义创作在当时的中国非常少,解放前基本没有。在此之前有少数画了几张革命历史题材,像《开国大典》、《地道战》,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比较多作品的创作的出现,所以社会上比较重视、反响也比较大而且印成画册等。这种规模之前是没有的。

主持人:请您谈一下新中国成立之后50年代这个阶段中国油画教育的情况?

靳尚谊:应该说油画训练班之前中国油画教育没有,因为我1949年入学,入学以后就成立中央美院。中央美院当时没有油画系,而是绘画系、雕塑系、实用美术系三个专业。

绘画系里主要是素描、水彩这是两个基础课。还有线描当时叫勾勒,这都是基础课。

我们的创作形式不是油画、也不是国画、版画,而是年画、连环画、宣传画。当时培养目标是培养为从事普及美术工作,为大众服务的美术工作的学生,所以我在本科毕业之前没有画过油画。

本科毕业以后留校读研究生,我1953年本科毕业的,以画素描为主研究生第一学年,还没完就考入马训班了。马训班对我来说应该是正式油画教育的开始。马训班两年半的时间等于也是读研究生了。

主持人:马克西莫夫在国内的教学方式在您这几十年的教学实践中有没有什么影响?

靳尚谊:我们的油画教育中,包括西方的素描教学中,马克西莫夫应该是最正规的,是真正将西方人传统的东西介绍到中国来。不要把他简单看成苏联或者俄罗斯人,应该看成欧洲人,而所有欧洲国家绘画的传统只有一个。所以这是我认为欧洲的、正规的油画和素描教育的开始,我接受的是这个东西。

主持人:在新中国几十年的美术教育过程中,教学方法是跟着时代变化产生一些调整,我们想谈谈您在这几十年中美术教育的变化?

靳尚谊:基础教育比如油画中的素描、色彩应该是没有什么变化的。这是欧洲的东西又不是我们的东西,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到欧洲看展览之后,加深了对基础的理解不是改变。所以我在这几十年从事油画素描教学上基本是按着马克西莫夫教的路子,也就是欧洲的路子来教的,只是深化不是改变。油画的变化是形式风格的变化,基础是不变的。

我1979年去西德考察,参观了很多美术学院。我当时就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封闭很长时间,很久没有跟欧洲交往,以前只是和苏联、东欧。去的时候我带了一个问题,素描教学这些年来有没有什么发展?

问了德国基础的教员,他一句话就把我给顶回去了,他说:“我们和二百年前一样”。

欧洲自建立了油画这个品种之后,它的教育原则是没有变化的,风格是变化的,但是基础和它的原则是不变的。因为这是一个画种造型体系的原则,正像中国画的线描这个造型体系和笔墨就不会变,一变就不是中国画了。

油画要是变就不是油画了,但是中国人经常是不清楚这个问题,所以改革开放以后提出一大堆很不实际的问题。这就是因为中国很多人不了解情况,而表面地理解西方才出现这些问题。

主持人:马克西莫夫和马训班对新中国的美术教育,尤其是在美术教育重建过程中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上个世纪80年代左右,人们对马训班的诟病是非常多,认为这个作品政治色彩太浓了,阻碍了中国油画的多样性发展,想问一下您对此的看法?

靳尚谊:如果是我们说以前比较单一、比较窄,并不是文艺方针窄,文艺方针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是执行过程里面比较窄,这跟马克西莫夫没关系。我们学他的艺术和专业基础,这和方针政策有什么关系?提出有问题的人都是荒谬的。

主持人:在百年中国油画的大背景上,怎么评价中国的传统油画和当代艺术家的油画语言表达之间的关系?

靳尚谊:这个问题稍微复杂一点。

因为我们研究油画是三个阶段。19世纪印象派以前的是古典和现实主义的阶段,由古典到写实绘画都是写实这是一个传统的。印象派开始特别是后印象派开始到抽象派这是现代主义阶段。 当代的东西应该属于后现代,那么后现代主要叫“观念艺术”,“观念艺术”是以装置和行为艺术为主的,这种观念的东西也变成绘画了,所以它叫“观念性的绘画”。这个现在统称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和现代主义艺术是不同的。现代艺术和传统艺术是一个画种的延续,它的原则、基础都是一样的,辨别好坏也是一样的,只是风格有了变化,风格是平等的,风格没有先进与落后、好和不好之分,每一种风格都要好的和不好的,要清楚这么一个基本的道理。

因此传统的绘画和现代主义绘画都是很重要的,西方60年代以后到了80年代就有观念的东西出现了,以装置为代表的一些艺术形式,这种东西上个世纪90年代在西方社会广为流行。

中国在上个世纪末才开始出现,近几年稍微多一点。开始的时候还是装置、行为艺术这些东西,近几年出现了观念性绘画当代的东西,因为这个时间并不长。

虽然九十年代也有一些东西,近几年也就多起来了。

这个和现代绘画是不大一样的,它的特点是图像化,图像化就是他们的作品全部是由照片和电脑现成图像转化而来的,跟传统绘画和现代主义绘画是通过写生来的很不同。

本文由www.67777.com发布于澳门新葡亰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访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今世摄影代表职员靳尚谊澳

关键词: www.67777.co

师父基弗艺术专项论题报告在北大进行澳门新葡

画画大师安塞尔姆•基弗,图片:网络 二零一四年8月二10日中午,“现象之上——大师基弗艺术专项论题报告”暨“...

详细>>

远超专门的工作美术师,什么人在出任幕后推手

“名人效应”当然在拍场是顺风顺水、屡试不爽,譬如2013年鲁迅的一封信拍出655万、作家茅盾手稿《谈最近的短篇小...

详细>>

艺术与流行文化结合不能简单粗暴澳门新葡亰官

原标题:张靓颖女士的钱砸对了│这么些MV的画风有一些决心…… 张靓颖 ,又上腾讯网热点话题。 张靓颖(Jane Zha...

详细>>

自己的拍照是光在资料方面包车型地铁二个效果

编者按:二零一六年《杜阿拉摄影馆高校大讲堂·大学行之二零一零年来讲的炎黄水墨画“三个人顶谈”学术沙龙》在...

详细>>